全国免费热线: 400 1234 5678
导航菜单

AOA|官方网站

「AOA网页版在线」为什么突然大家都在谈少儿财商?

文 | 张书乐对于20年以前的孩子来说,财商的最大承载场景,是一个小小扑满。对于20年以来的孩子来说,财商的场景被无限扩大,或许无处不在。何况,扑满也越来越不兼容于现实场景:硬币越来越少见(装不满)、消费越来越大额(满了也不够)、支付逐步无纸化(更便捷和逐渐常用),等等。何况,财商哪怕在少儿层面变为极简,也不会只是守财奴一个角色扮演,需要有更多的生活场景,来挖掘多维立面。或许,也由单纯的财商启蒙,找到更多“有用”领域介入的机会,混搭。或许,一切的场景搭建,且最合适少儿感受和参与的,首推游戏化启蒙。换言之,场景启蒙也应该是一种进阶式的连环套。节奏可以是:从游戏中来,到学习中去,回游戏里进阶,在收藏中增值……如此往复循环。离不开手机?但也别先用手机教学现代家庭亲子场景里最显性的障碍,或许是智能手机。就如同当下的父母在儿童阶段,和父母亲争夺电视机与动画片的控制权一样,除了争夺物品变成了手机(平板)外,结果大多是一场猫捉老鼠的徒劳无功。逆向的思维可以立功。为何不尝试有效时间管理,让孩子在规定时间里沉浸在手机之中呢?有着类似场景思路的商家很多,很快他们就通过手机应用,和父母达成了“共谋”:试图用孩子们对手机应用的好奇心,来驱使他们开启财商。举个例子,在各种培养少儿财商的场景推荐中,确实有不少金融服务商开始在App中推出了少儿理财专区、服务或产品,比如鼓励孩子用随手记App来为自己的零花钱记账,该App还开发出一款“天财星球”小程序,用科学的习惯养成清单和名师编排系统课程,来专注于少儿财商教育。但如此显性的教育意图在孩子处能被持续打开或有效吸收的可能性不大。正如昔日还是孩子角色的当代父母,被家长指定观看电视上带有讲课体验的少儿节目,以换取可怜的晚6时动画片时间一般,并不能达成家长真正所需要的场景期待。还不理解钱的场景,何苦为难孩子去理财!离不开手机?为何不试试手游理解钱,先考虑财富的增减会带来什么!此处反而应该见繁琐的记账问题先抛开。时间刚刚好!2018年开始,国内主流的游戏公司都开始把目光锁定在了青少年市场的另一个位面——与《王者荣耀》这类泛娱乐游戏相反,一批隐藏着学习倾向的游戏正在出炉,他们的名字叫做功能游戏。单以财商启蒙而言,2018年儿童节,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亲子财商大富翁”的微信小游戏。游戏通过掷骰子操作游戏角色在棋盘移动,在回答财商教育问题的同时收集积分。换言之,就是看起来更加童趣的桌游《大富翁》一个变种。对于孩子而言,场景开启,有效时间成为了游戏时间,管理效果所希望达成的专注,也就此浮现。仅此而已吗?或许更多家长会倾向于直接和孩子进入桌游《大富翁》的场景。毕竟买地、建房、收过路费、在游戏银行里理财获得利息,这些大富翁元素并没太多差异。但游戏化的好处在于,家长除了可以把自己解放出来,成为游戏辅导员,而不是参与者,避免出现“让也不是、赢也不是”的尴尬外,还能减少孩子在计算问题上的消耗。游戏已经代劳了,可以算到小数点后若干位。八岁以下的儿童,能够熟练地口算出四则运算的,何其少!游戏的目的本就不是先达成算数能力的开悟,而是让孩子知道,原来置业理财远比做个单纯的守财奴,更容易得到机遇(骰子)的青睐,并成为游戏赢家(人生赢家)。功能游戏的利好也就由此浮现。何止是财商,如网易出品的《绘真妙笔千山》,将《千里江山图》一寸寸的放大成游戏背景,再加入解密元素;腾讯的《纸境奇缘:文字大冒险》,类似打字教程+文字解密……或许,孩子觉得《大富翁》太过功利了,而家庭中有条件的,未尝不可已试试Xbox上的体感游戏《动物园大亨》。去经营一个动物园,顺便认识更多的动物,还能用体感的方式“触摸”各种生灵。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在模拟经营中,知道如何让动物们吃饱穿暖且别让自己破产了……类似的经营类游戏还有很多,如《铁路大亨》、《模拟城市》等,只是计算能力、规划能力和综合知识积淀都在10岁以上,建议先从可以“摸”的开始更好。父母依然是一个辅导员,让孩子现在游戏场景里自娱自乐先。就是,一些正版游戏有点小贵,肉痛。回归现实!让穷爸爸富爸爸合体在诸多财商启蒙的教程里,往往落入俗套的关键在于一味的谈钱,或曰:如何正确的给钱。让孩子自行管理零花钱;不再用“帮你存压岁钱、等长大用”来哄孩子;参与到各种儿童跳蚤市场里,以物易物的感受交易的乐趣;或者,还有进阶状态下给孩子一张理财卡或线上理财机会,去收获“第一桶金”……这些所谓生活化场景,往往钱味过重,且偏重于少儿其实并不能真正企及的理财,而流于形式或在世界观塑造上形成偏差。知钱之所来而惜金、知钱之所往而善用金。财商启蒙,更重要的是明理,或者往更大方向说,则是价值观上的正向引导。游戏的启蒙,通过虚拟化的方式,已经达成了“钱途”的去留掌握;在有效游戏时间结束后,线下场景或许应该达成更多的助力。比如说阅读。大凡在财商启蒙中,都会谈及《穷爸爸富爸爸》一书,这本畅20年的图书,去最受争议也引爆畅销之处,在于说明了一个问题——学校看的是你的成绩单,社会看的是你的财务报表。割裂二者,往往适得其反。何不结合二者呢?对于少儿来说,阅读量和阅读兴趣是其近景目标,财务报表则是完成学业之后的远景任务。而父母则可同时扮演穷爸爸、富爸爸两个角色,就用这本畅销书来达成。富爸爸自然是简洁的通过图书的内容,来引导少儿知道更多关于财富创造的可能,为将来走向社会的财务报表正向化埋下伏笔。穷爸爸呢?则让孩子通过自行阅读和答疑解惑,完成少儿原始阅读量、词汇量以及相关知识的积淀,顺便让学校的成绩单也变得更好看。场景塑性,何不混搭更多信息量《穷爸爸富爸爸》里容易导致的一大误读在于知识无用论。尽管罗伯特·清崎本意并非如此二元割裂。其实,财商或许也是成绩单。关键在于代入场景。一些游戏化、娱乐化的生活场景,也可以通过穷爸爸、富爸爸概念达成财商启蒙的效果。财商真的只是好看的财务报表吗?不尽然。或许,在家庭场景中,选择一些和财富积累有关的诗词,作为孩子的启蒙教育,意义会不一样。如“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卖炭翁》)、“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悯农》),或者还有过分大气、可以做故事解析和批判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将进酒》)等。或许,还可以提高下数学成绩。桌游形态的《大富翁》可以尝试,除了买卖外,还能无形增强一下算数和算账能力;或者,更省事点拿出扑克,和孩子玩“24点牌”游戏,任意抽取4张牌,用加、减、乘、除把牌面上的数算成24……加点彩头,比比谁更快,也顺便让孩子直接了解“知识就是财富”,间接提升逻辑思维和算数能力。或许,还能顺便提升情商。饲养宠物、培育盆栽,已经是当下家庭中亲子教育的常见场景。只是大多数时候,孩子只是看客。参与一下或放手让孩子去伺弄,有何不可!按时喂小动物或给盆栽浇水,会形成时间管理和统筹观念;注意盆栽和宠物的每日状态,可以提升观察能力;记录和动植物一起成长的点滴,日记也就有了话题点;留心家庭储备的土肥或饲料的余量、及时央求父母购入、在购买过程中知道投入、根据说明和价位进行有效选择,等等,则可达成财商的某种启蒙。至于从中了解父母养育不易之类的教育目标达成,或许就过于脑洞跳跃形态了。至于,是否加入卖报纸、捡垃圾之类的情景化生活体验教学,就属于自选动作了。财商塑形重增值,“收藏版场景”请收藏财商的塑形,基础是知钱,升级是用钱,高阶是增值。在家庭场景中,打造具有增值体验的场景,并非一定让孩子过早的加入理财行列;而可以更具有知识性和趣味性。在诸多针对少儿财商为概念打造的银行主题服务里,除了少儿银行之类游戏化场景外,一些银行还趁势推出了针对儿童节和端午节特制的金银饰品,比如十二星座金饰品、金银粽子等。然而,父母作为财商场景的营造者、少儿作为财商场景的主要参与者,过度的财富投资除了不具有普适性和深层次教育意味外,也容易带来一些负向问题的纠结。更有场景意味的参与方式或许是收藏。对于绝大多数家庭适用的收藏,或许是邮票。尤其是在邮市多年不温不火之下,来自外部的一些负面因素也相对较弱。每年送孩子一本邮票年册,或许是家长除了压岁钱之外,更具有财商意味的场景。时不时提供一些邮市增值信息,让孩子对自己的邮票“家底”有价值迭代的认知,则具有财富积累的意义。顺便还能做下算术题。主动引导少儿了解具体邮票增值或贬值的缘由:邮票的超发或限量,能够侧面理解货币通胀;邮票品相的好坏,能够增强孩子对“资金”的重视程度;邮票主题的所涉知识,除了增广孩子的见闻深度与广度外,也能更多的了解投资所要注重的各方面因素的叠加关系……或许,老舍的“集邮长知识”,也就有了更多的意味深长。更多的收藏场景,也可以在家庭教育中被挖掘出来。不仅服务于增值,也可服务于孩子基础素质的全方位提高。哪怕是收藏系列图书,保持图书的品相整齐,以及借阅时的各种记录,都可以在知识增值的同时,也探寻出一些长效财商增值的空间和意境。一切场景化设定的核心也由此逐渐浮出水面:一是要避开“唯利是图”的财商教育雷区。必须在“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上加上前提条件“钱不是万能的”。二是要找到少儿乐学、乐玩的财商痒点。一味的单向灌输,往往使得其反;玩出来的财商,才会终身相随。三是少儿财商启蒙不能和智商、情商割裂。在财商启蒙场景的设定中,更应该考虑效益的最大化,知识的扩大化。四是总体时间的有效控制和提质。当代孩子要学的太多,总体时间有限,时间管理变得极其重要。作为家长,财商培养中更要让孩子具有自我时间管理的能力,分解到更多的场景中,确保时间的有效和场景的有益。五是增值场景必须成为一种定制化思考。在普适性的财商启蒙场景达成了对“财富”的基本认知后,父母必须根据自己孩子的特征来定制化一些场景,并在场景中赋予财富增值能力,使财商教育能够往深水区前进,又不至于过多铜臭。六是父母的角色扮演一定要准确。在启蒙初期,或许父母更多的扮演和孩子一起游戏的参与者角色;而在达成一定认知后,就要从“运动员”角色变为“裁判员”角色,用来把握孩子在财商教育上的整体价值观走向,同步还要扮演辅导员角色。「AOA网页版在线」